十万个为什么

白瑞丰判什么刑(瑞丰)

来源网络
白瑞丰判什么刑,瑞丰

内容导航:
  • 赖昌星判什么刑
  • 抢劫罪会判怎么刑
  • 祁天道被判多少年
  • 陈世峰获判20年庭审第六天江歌妈妈全面奔溃
  • 一、赖昌星判什么刑

    赖昌星(1958年——)男,福建晋江人,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主犯。


    赖昌星是中国司法机关通缉的厦门特大走私案首要犯罪嫌疑人,案发后潜逃加拿大多年。


    2011年7月21日加拿大相关部门决定遣送其回国。


    温哥华时间2011年7月22日下午,在加拿大警察的押送下赖昌星搭乘飞往中国的民航班机离开温哥华国际机场。


    2011年7月23日下午赖昌星搭乘的航班抵达北京,赖昌星在首都机场被立即执行逮捕。


    2012年2月,检察机关依法向审判机关提起公诉。


    2012年4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赖昌星案。


    2012年5月18日,赖昌星被控走私、行贿案一审宣判,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赖昌星未提出上诉。


    中文名:赖昌星出生日期:1958年9月15日性别:男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赖昌星走私普通货物、行贿犯罪一案,5月18日上午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


    法院认定,赖昌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千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赖昌星的违法犯罪所得依法予以追缴。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1年起,被告人赖昌星通过在香港、厦门等地设立公司、建立据点、网罗人员等,形成走私犯罪集团。


    1995年12月至1999年5月,赖昌星犯罪集团采取伪报品名、假复出口、闯关等手段,走私香烟、汽车、成品油、植物油、化工原料、纺织原料及其他普通货物,案值共计人民币273.95亿元,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139.99亿元。

    二、抢劫罪会判怎么刑

    答:犯抢劫罪的,一般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严重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但是也会根据不同的情形进行量刑,分为普通处罚情形、加重处罚情形:1、处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除判令退赔外,对首要分子,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依的规定定罪处罚。2、加重处罚的情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1)入户抢劫的;(2)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3)抢劫金融机构的;(4)多次抢劫或抢劫巨额的;(5)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6)冒充军警抢劫的;(7)持枪抢劫的;(8)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三、祁天道被判多少年

    4年



    祁天道诈骗结果被判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快手祁天道,别名天道,真名孟凡斌,出生于广东广州市,原快手直播平台户外主播,已被永久封杀。



    2019年7月5日,孟凡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利用网络技术手段,虚构事实诈骗他人财物,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9年11月8日台州市椒江区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孟凡斌诈骗一案。



    2019年7月5日,庭审现场,法官当庭宣布:被告人孟凡斌(网名快手祁天道)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利用网络技术手段,虚构事实诈骗他人财物,王婧参与期间诈骗团伙共计骗取人民币366万余元。


    孟凡斌参与期间诈骗团伙共计骗取人民币335万余元。



    因为数目巨大,金额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第25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祁天道诈骗结果被判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四、陈世峰获判20年庭审第六天江歌妈妈全面奔溃

    一边是声泪俱下的深深忏悔,一边是心如刀绞的慈母心肠。



    庭审第六天,江歌母亲在法庭庭审过程中出现了三次较大的情绪波动。



    第一次是,检方求刑二十年的时候,江歌母亲一时难以控制情绪,哭出声来。


    第二次是,辩方律师进行完四十分钟的最后陈述后,江歌母亲大声喊道:“我请求对陈世峰当庭无罪释放!”法庭立刻制止并警告了她。


    第三次是庭审结束时,江歌母亲一直说:“还我公平,还我公道!”



    江歌妈妈之痛,当陈世峰最终下跪磕头时,江歌妈妈内心的挣扎非常激烈。


    她对着审判台喊出了两句话,一句是:法官先生,请将陈世峰无罪释放!喊着这一句时,她的情绪完全是失控和奔溃的。


    在冷冰冰的法律面前,看着目前仍是云里雾里的案件,她的心,是何等的刺痛。



    紧接着,她又喊出了第二句话:我不接受。


    听上去,毫无关联的两句话,可想而知,江歌妈妈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已经第六天了,到底会如何?



    当媒体和相关法律人士,都在客观、冷静地解剖这一事件时,有一位母亲,她的丧女之痛,是我们所有人难以承受,也无法想象的。



    面对着越来越迷局的审判,我们所有人都揪着心、捏着冷汗。



    当陈世峰说:犯了这么大的罪,当然是说实话,不知道怎么去赔一条命,如果真的可以尽所有,愿意用全部去谢罪。


    江歌妈妈声泪俱下:我要我的女儿,用你的命来赔!



    检方做了什么?庭审第六天,陈世峰向法庭进行最后陈述。


    检方对陈世峰之前庭审所做的陈述与辩解给予全部否认。



    主要内容包括:



    1、陈世峰是故意杀江歌



    陈世峰前往江歌家带有换洗衣物,有流血、弄脏衣物的预期;带有威士忌,不是为了和江歌共饮,而是喝酒壮胆;没用交通卡、而临时买票。


    没有戴眼镜戴上口罩,这些都是为了伪装;如果只是等江歌,为什么不在楼下等,而是到三楼?显然是埋伏已久了。



    2、刀是陈世峰的



    监控显示,陈世峰在11月2日案发当天的下午6点左右到过所在大学研究室。


    而陈世峰的大学研究室,发现和凶器一样的刀具的外包装。


    检方推测,他是去拿刀。


    和他前后时间也是一致的。



    3、陈世峰不是误伤江歌,江歌身上有多处刺伤、割伤,陈世峰是集中多次刺向江歌脖子而不是无意刺伤。


    江歌先用刀刺向陈世峰的说法是不可信的,因为江歌身上有多道防御伤,而陈世峰无法做出说明。



    陈世峰手上的伤口,不是在那个时候造成的。


    如何审判?



    最后的审判时间是:东京时间的12月20日下午。



    对于最后的审判结果,不少媒体、自媒体都在努力以“全程同步直播”状态,持续跟进。


    对于结果,大家一面觉得日本法律与我国法律的区别甚大,很多人觉得死刑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非常同情江歌妈妈,在舆论上更加支持她。



    就在云山雾罩之际,有相关人士指出:日本虽是亚洲国家,但司法体制却是照搬欧美的,采用了一套介于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之间的庭审程序,“规矩套子”也和欧美大同小异。



    也就是说,日本的庭审是非常奇怪的,和我们普通理解上的偏差很大。


    也许,现在下定论也为时过早。


    不过,希望这位可怜的妈妈,不要再被伤害了。

    标签: 瑞丰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