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为什么

报欠款人的案打什么电话(欠款报警电话)

来源网络
报欠款人的案打什么电话,欠款报警电话

内容导航:
  • 欠钱不还打什么电话举报
  • 欠钱不还打哪个电话
  • 交通银行为什么要把欠款人报中国银行
  • 网贷产生千亿不良资产官方嫌弃民间不接谁来收拾残局搜狗
  • 一、欠钱不还打什么电话举报

    欠钱不还可以拨打举报,这个是全国法院系统通用的司法信息公益服务号码。欠钱不还的情况属于民间借贷纠纷,受害者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受害者可以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人民调解,调解不成的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到法院起诉,提交诉状,法院受理,受理费元以下是50元。如果只有债务人的居住地址,联系方式,法院也会受理,但是去法院起诉,并一定会胜讼,因此去法院诉讼前准备好充足的证据。提起诉讼的前提条件有两个:1、应确保自己的欠条没有超过时效;2、要书写起诉书,另外还要保证不超过诉讼时效,借贷关系明确。如果最后胜诉后,对方仍拒绝偿还欠款,根据相关法律,相关部门有权利根据数额的多少实行拘留、查封拍卖财产等措施。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自约定的还款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法院判决后对方仍不还钱的,可以在判决生效后两年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百七十五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据本法第五百一十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四条

    债权人请求债务人给付金钱、有价证券,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向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一)债权人与债务人没有其他债务纠纷的;(二)支付令能够送达债务人的。申请书应当写明请求给付金钱或者有价证券的数量和所根据的事实、证据。

    二、欠钱不还打哪个电话

    欠钱不还打哪个电话遇到欠钱不还的事情,不要试图拨打电话解决催讨事宜。


    当事人要保留好具体的证据如欠款欠条等,在多次正常催讨都是无效的时候,应该在诉讼时效之内向法院起诉处理。


    假若债权人拖延时间,让诉讼时效超过法定的期限,以后再要催讨的话,情况就比较复杂的了。


    您好我现在遇到欠我钱不还的人我应该怎么办,他不说不还,总是明天后天拖我要打投诉电话可不可以

    三、交通银行为什么要把欠款人报中国银行

    答:不是交行报的,而是个人信用记录是人行向所有银行开放的一个参考平台!专项专用的!不能随便查询的!但只要个人的信用记录有问题那就跑不掉!所有银行都会参考得到的!

    四、网贷产生千亿不良资产官方嫌弃民间不接谁来收拾残局搜狗

    文 | 零和



    网贷行业的倒闭潮,已持续了近三个月,整个行业正在产生千亿级别的不良资产。



    如此庞大的不良资产,谁来处置?



    官方AMC(资产管理公司)对此明确拒绝:“除非政治任务,否则不接。




    民间催收公司觉得资产太差,也不愿意出手,甚至对打包资产只开出千分之六的“史上最低价”。



    这块行业眼中的“千亿坏蛋糕”,最终会由谁来消化?



    01 千亿坏蛋糕



    网贷行业正在形成上千亿的不良资产。



    “现在网贷行业大概有2万亿资产,就算坏账率最低5%,就已有千亿的不良资产。


    ”某催收平台的创始人何鸿军称。


    加上最近的倒闭潮,网贷的不良资产正在急速增加。



    一些还在运转的平台,坏账也开始逐渐增多。



    “很多网贷平台在大力地找外包催收,同时签几十家催收平台。


    ”不良资产催收外包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晖称。



    比如说一个批次的逾期账户资产包,会被先交给一家催收公司催,催不回来的,再转给新的公司。



    “一个不良资产包,会被七八家催收公司反复催。


    ”王晖称。



    “最近,很多网贷平台,都在外面疯狂地找外包催收公司。


    ”何鸿军透露,“最近找得比较凶的,是翼龙贷和宜信。




    不良资产处置行业,正处于金融的逆周期中。



    一般来说,金融越不景气,不良资产处置越繁荣。



    如今,互金行业出现了大量新的不良资产,对于催收行业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利好,还是一个烫手山芋?



    先来看看官方系的态度。



    8月中旬,就有媒体曝出,银保监会召集了四大AMC开会,希望它们进场托管,对资产进行全面清算。



    实际上,官方系将其视为烫手山芋。



    “在上半年的时候,还有AMC愿意接触网贷行业的资产,也做过一些尝试,但最近风口浪尖,它们已不愿插手。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透露。



    “这类资产我们不会碰,除非是政治任务。


    ”一家AMC的高管对一本财经透露,“不是我们不想接,而是没有能力接。




    据他透露,他们以前处理的资产,大多是“房地产”。



    这样的资产贬值难,脱手容易——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



    而对纯信用、无抵押的网贷资产,他表示:“我们从未接触过,毫无处置经验。




    02 催回率奇低



    官方系不欢迎,民间的催收团队,对此是否热情满满?



    “并不想接。


    ”何鸿军称,最近来找他的网贷平台很多,他对此还挑肥拣瘦,并不热情。



    原因是,催回率实在太低了。



    “在网贷刚开始兴起的几年,一手委案催回率可以达到20%,现在这个数字已降到百分之几。


    ”王晖称。



    这是因为,在对借款人的审核方面,这些网贷平台比起银行差很多,同时,借款人经过多次催收后,“抗催能力太强”。



    “目前网贷行业的不良资产,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个人信用贷,一类是小微企业贷,这两种贷款的催收方式,完全不同。


    ”何鸿军表示。



    个人信用贷针对个人,一般都是传统的电话或者上门催收。



    何鸿军曾经接过一些网贷不良资产包,感觉实在太难催。



    电催频繁一点,借款人就会说他们是骚扰,一旦投诉成立,甲方公司可能就要替换催收团队。



    而要完全合规,催收的成本实在太高。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举了一个例子:现在的信息修复,确实有一个合法渠道,就是通过某运营商,但是价格“实在太贵”。



    比如,运营商会帮你加密拨通一个借款人的电话,不管接通与否,都要收10元。


    而如果接通,通话6秒以上,就要收50元。



    小微企业贷的催收,会好一点吗?



    “更复杂。


    ”何鸿军称。


    这类贷款,早期也可以用电话或上门催收,但如果还不还款,就要走法律程序,这个过程极为漫长。



    小微企业贷按照监管要求,都得在100万以下,“加上消耗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这件事就不再划算”。



    知情人透露,现在有一些催收公司也收P2P的不良资产包,但给的价格,已创下历史新低,“最低只有千分之六”。



    这是什么概念?一个亿的不良资产包,只卖得出60万。



    而一个普通的地产不良资产包,可以卖到50%左右。



    “这说明,现在网贷的资产质量令人担忧。


    ”王晖称。



    官方拒绝,民间嫌弃,千亿资产最终将如何消化?



    03 不信任三角



    尽管目前看来,大家对网贷不良资产的热情并不高,但最终,它们还是需要专业的处置机构来消化。



    其实,千亿资产在传统金融领域并不算太多——银行每年的坏账都达万亿。



    但银行的坏账会核销,不会影响到存款人。



    而网贷资产背后,涉及太多的投资人和其家庭。



    所以,一旦处置不当,可能就会出现不稳定因素。



    如何找到最有效、最平稳的处置方式,成了整个行业都需要认真对待的难题。



    好在,已有一些机构在尝试。



    “我们成立了一个数亿的基金,准备去收一些网贷资产。


    ” 陈乾是一家有AMC牌照的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市场总监,他透露,他们正在策划一个新的产品。



    他们认为,这不是一块烫手山芋,反而有可能是金矿。



    陈乾介入的方式,不是购买不良资产包,而是将网贷平台所有的债权买断。



    包括投资人的债权。



    “我们会以2%-3%的价格,将网贷平台所有的资产买断。


    ”陈乾称。



    比如平台的不良资产是10个亿,他们就支付2000-3000万。



    然后,他们再去和投资人谈判,偿还一定比例的金额。



    “当然不可能全部还完,看资产的优劣,可以做到20%-50%。


    ”陈乾说,比如,投资人投了10万,大概还能拿回来2万到5万。



    后期,他们可以发挥自身强项,再去处置资产,赚取差价。



    实际上,现在对网贷资产的处置,都卡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缺少了两个重要的因素:金钱和时间。



    所谓的金钱,就是要承诺每个月向投资人兑付一定金额的钱,稳住他们,让其不至于将平台逼得太紧。



    “一般来说,每个月的兑付金额,不会低于1%。


    要让投资人每个月都看到钱,心存希望。


    ”一家暴雷平台的创始人王志鹏称。



    他的平台,如今每个月也需要兑付上千万。


    “一边请催收团队拼命追款,一边向身边的朋友借钱,资金万万不可断。




    王志鹏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兑付40%以上,否则“就可能进去”。



    40%,是当地监管给网贷平台定的底线。



    完成,则可免受牢狱之灾。



    但每个月千万的资金,几乎快把他压垮。


    他将车、房抵押变卖,将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借了一遍。



    他正在试图用金钱换时间。



    “每个月尽量追回一些欠款,也给欠款人一些时间,等着他们缓过来,能还上钱。


    ”王志鹏称。



    其实,陈乾所在的这种资产管理公司,手上刚好有“时间和金钱”这两个筹码。



    但陈乾接触过很多网贷平台,发现大家对这个模式的热情并不高。



    因为,资产管理公司只接管了债权,但是法律层面的责任,他们并不承担。



    也就是说,就算处置得不好,他们也不会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和投资人交涉非常困难,众口难调。


    他们有可能今天答应只兑付40%,就清债务,但回头又去找监管部门申诉,最终我们还得被抓进去。


    ”王志鹏说。



    此外,很多平台本身的业务并不完全合规,很有可能采取了“超级债权人”的模式,债权关系混乱。



    另一方面,王志鹏也担心资产管理公司不诚信,承诺兑付40%,最终只兑了10%。



    在网贷这个错综复杂的局中,所有的人际关系都脆弱不堪,再引入一个第三方公司,未必就是解局之钥。



    现在,投资人、平台方、资产处置公司三方,都处在一个强烈不信任的三角中。



    这个“不信任三角”如何破?



    “需要引入强大的信用方,最好是监管机构介入,或者有官方背景的AMC进来。


    ”王志鹏称,可以让政府定一个兑付比例,三方都认,不可反悔。



    目前,全国还没有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和网贷平台合作,完整地解决过一起处置事件。



    大家都在等着第一个“样板”。



    但尴尬的是,没有哪个网贷平台想成为“第一”。



    “大家都会盯着,同时,你会被翻个底掉。


    ”王志鹏说,现在谁又能做到完全没有问题,接受所有人的关注。



    千亿资产,都在等待一个成功案例,来打破不信任三角。



    这一步,终需有人跨出。



    (应受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

    标签:欠款 什么